首页 > 锐思研究 > 每周案例

锐思研究

每周案例—年轻干部腐败频发的背后,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内控的缺失?时间:2021-08-25

前情提要

       近日,一张起拍价80元的青眼白龙游戏王的卡牌因被加价至8732万元而在网上引发了热议。深究事件本身,卡牌主人“95后干部”张雨杰侵吞公款金额高达7000万元的事实更是令人瞠目。

笔者查看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审查调查记录发现,除了张雨杰外,已有多名年轻干部被查,其中有不少“90后”干部才刚踏上工作岗位不久:

1. 罗垲峰:原中国铁路物资华东集团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业务员。利用职务便利,变卖铁路建设物资钢材和水泥,并将货款占为己有

2. 穆玉龙:曾任职于华龙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利用职务之便,将个人支付宝二维码页面名称篡改为中国社会保险华龙区机关事业单位社会保障中心,并将此二维码出示给前来缴费的人员,违规收取辖区机关事业人员补缴的养老保险费60多万元。

3. 朱锐锋:原浙江省杭州市钱塘区义蓬街道春园村报账员,负责村里与农户之间的资金收缴和支付等工作,经常接触到大量现金。通过延迟入账等手段,不按规定将农医保款、征地养老保险金等资金缴纳到村对公账户中,而是将资金转账到其个人银行账户

4. 李晓飞:原河北省南宫市水务局财务股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通过私自填写银行结算业务申请书、私自加盖水务局财务专用章和法人印章等手段,挪用水务局公款。

5. 万振:原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工商业联合会报账员,利用职务便利,通过伪造会计凭证、重复报账、虚列支出等手段,分31次套取、骗取公款共计40余万元。

6. 毛凯:原浙江省余姚市房地产管理中心财务科科员,兼任专户的会计和出纳,并同时保管专户的现金支票、财务章和密码器。利用职务便利,通过私自开具现金支票、私自使用法人章等手段从银行取现。


现象分析

       笔者通过对上述被查干部的职务及相关违规操作进行分析,从三个方面对公司在内控治理中可能存在的问题进行梳理,并就如何避免类似情况的再次发生提出相应的改进建议。

一、   完善岗位设置与分工

《企业内部控制应用指引》中明确指出,企业应当避免职能交叉、缺失或权责过于集中,应形成各司其职、各负其责、相互制约、相互协调的工作机制。

       而通过分析被查干部原任职岗位及其日常职能事项,发现很多干部都是利用职务之便采取的违规手段。例如:原干部朱锐锋在担任报账员一职的同时,还负责资金的收缴及支付、负责将现金存入公司账户;原干部毛凯同时兼任财务科专户的会计和出纳一职,还保管专户的现金支票、财务账、密码器。

       因此,企业在对岗位进行设置时,应做好职责划分,尽可能保证每项业务不完全由一人经办完成,确保授权、审批、执行、记录、监督这五个环节能够做到不相容职务分离,例如,授权审批与业务经办、业务经办与会计记录、会计记录与财产保管、业务经办与监督检查、授权审批与监督检查等均不可为同一人。如企业因人员较少导致无法做到完全的不相容职务分离,那么企业应定期对职务未分离的岗位进行考核监督,采取相应的事后控制手段,以避免重大舞弊事件的发生。


二、   完善内控制度的建设

       《企业内部控制基本规范》中明确指出,为保证企业经营管理合法合规、资产安全、财务报告及相关信息真实完整,提高经营效率和效果,促进企业实施发展战略,企业应根据有关法律法规、本规范及其配套办法,制定企业的内部控制制度并组织实施。

笔者通过整理发现被查人员主要集中于财务条线及业务条线。那么这两方面,单位该如何建立相应的较为健全的内控制度呢?

       首先,从财务层面来说,财务条线的工作人员负责资金的收入、支付、账务处理等工作,可直接接触企业的资金,很多被查干部在入职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发现了企业财务制度的漏洞,并钻到了企业的空子,例如万振第一次涂改票据虚增报销金额时仅入职5个月。基于上述已发生的违规操作,公司须建立健全的《财务管理制度》,并特别加强对现金管理。由于现金交易的直接性、交易过程不留痕、较难明确具体交易细节,在大部分现代企业的内控体系建设中,应尽量避免现金的使用或严格限制可使用现金的金额范围及条件,并对特殊情形建立《现金管理制度》,明确现金使用须遵循先申请后使用”的原则,要求财务对库存现金做到“日清月结”,收取现金应需出具收款收据并登记现金日记账,每月末定期对账等,避免出现类似朱锐锋擅自将现金入账个人账户以赚取利息的情况。

       其次,从业务层面来说,案例中业务条线的工作人员可直接参与资金的收取,公司应当建立完善的《资金收取制度》,公示单位收款二维码,同时,规定收取缴费或资金时须连号开具票据并建立资金收取台账,每月末,会计人员根据开出的票据存根与已入账情况按编号、实际收款金额逐张进行核对,确保开出的票据无一遗漏地收到款项,避免出现业务人员侵吞业务资金的情况。例如,张雨杰收取托管资金但未存入公司账户而是直接侵吞,并伪造收款事实;穆玉龙将个人账户仿造成社保中心收款二维码骗取养老保险费,后经缴费人员要求补开票据才发现该笔资产压根未如公司账户。

       此外,由于业务条线的工作人员有较大机会直接经手或接触到公司大量物资,公司应当建立完善的《资产管理制度》,规范物资的出入库要求,建立收发存台账,明确物资的盘点频率及要求。案例中正是由于罗垲峰所在公司资产管理制度不完善,出库要求不明确、未定期开展盘点工作,使得罗垲峰在2016年至2017年期间多次变卖水泥、钢材等项目物资,均未被发现。另外,由于罗垲峰所在公司未及时对工程项目执行情况进行追踪,罗垲峰的种种变卖行为都被实施进度所掩盖。基于工程项目存在周期长、物资多、体量大、金额高等特殊情况,公司也应完善《工程管理制度》,及时追踪工程项目的实施进度及完成情况,及时发现项目实施中出现的问题,避免罗垲峰事件的再发生。

三、   加强监督,规避执行缺陷

       建立完善的内控制度并不是企业内控治理的最后一步,相反,内控制度只是为企业内控治理夯实了建筑基础。最后内控目标的达成,还需要依靠全体员工的严格执行、坚决遵守以及相互监督。

例如,毛凯所在企业明确规定了法人章使用的程序,要求“在法人章保管者检查核对支票信息无误后才能执行用”,而该名印章保管员并未对支票进行核查,仅凭对用印人的信任就执行了用印。


小结

       探究这些年轻干部违规操作背后的原因,除了因为他们本身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扭曲所导致的爱慕虚荣、贪得无厌、挥霍无度外,更是由于相关单位或企业在内控治理上出现了漏洞。为了避免类似情况的再次发生,单位或企业不仅要对年轻干部做好教育引导,更是要在内部建立完善的内控体系,使其不敢、不能、不愿,从根本上减少、杜绝腐败的发生。